您的位置:首頁?????都市激情?????
回味無窮的周末

      “又是瘋狂加班的一天”,我伸了個懶腰,活動了一下咔吧作響的頸項。周圍幾個準備下班的同事,或幸災樂禍,或同情憐憫地隨口安慰了我幾

  “都怪那個老女人,這任務分配是怎么回事?”我嘴里嘀咕著。我心中憤恨的老女人白瑜慧,是我們營銷部門的主管,也就是我們部長。她36歲據說還是單身,每天黑著個臉,像是全世界欠她幾百萬一樣。對自己和他人都很嚴格,所以我們部門自從她領導以來,業績一直都是步步高升。

  老板很喜歡他,部員則相反,尤其是我。

  我平時工作就屬于“創造型”,不是那種埋頭苦干的類型,白瑜慧那種一絲不茍的性格很不對我的路,反過來說,我也是很不對她的胃口。要不是看在我在公司資歷老,估計早就被她開除了。不過這個老女人也有她的辦法。、我現在除了自己一直以來的老業務之外,還要負責公司的文件整理,這一塊以前都是公司新員工來處理的。現在白瑜慧則安排我專門負責,雖然的確公司效率提升了,但是我被穿小鞋這種狀態,部門里算是無人不知了。

  我今年也是36歲,與白瑜慧同年,一直在這家公司任職也快15個年頭了,從沒有被這樣欺負過。估計白瑜慧也是想用這種方法讓我自動辭職。

  “陳宇榮,又在偷懶嗎?嘉禾公司的單處理完了沒有?沒有處理完不許下班!”正所謂說曹操,曹操到,我轉頭看去,白瑜慧不知何時走到了我的身后。她175cm的身高不比我矮多少,這么近的距離之下,她一身黑色職業套裝配高跟皮鞋顯得特別有壓迫感。

  “部長放心,我今天一定處理完!”我由于某些原因和老婆正在冷戰,老實說也不太想很早回去,不過被白瑜慧這個老女人當眾這樣說,我面子上還是挺掛不住的,當然,嘴上還是硬不起來。好漢不吃眼前虧,別讓我陳某人抓到你的把柄!

  看著白瑜慧踏著噔噔噔的高跟腳步聲離去,我臉上掛著笑,心里恨得牙疼。

  晚上8:30,我出現了在公司門口。不是因為我剛剛做完,我的工作加班到7點就已經處理完了,剛才吃了個晚飯后才想起大客戶嘉禾公司的一份文件還沒有調整并打印,想起白瑜慧那罵人的嘴臉,我趕緊跑回了公司,盡量趕在今天內做完任務。畢竟我也不想明天周日過來處理。

  來到公司的樓層,我忽然發現還有燈亮著,好像是部門的辦公室!為了不讓白瑜慧發現并再次被她鄙視,我輕手輕腳地進入了部室。偷偷處理完文件之后,我正準備離開,突然想看看白瑜慧這么晚在做什么。這個想法一出現,就根本無法在我腦海中停止,我偷偷地推開了部長辦公室的窗口。

  我驚呆了。

  白瑜慧,那個高冷嚴肅的女強人,正在用按摩棒自慰!只見她黑色膝上套裙已經卷到腰間,一只穿著高跟鞋和黑絲套襪的美腿抬在桌面上,另外一腳著地,胸前衣服大開,一手揉搓著巨乳,一手用按摩棒插著肉穴。

  或許因為我的偏見,或者是白瑜慧的潑辣,我從沒有從一個男性的角度看待過她。只見她超過1.1m的豐腴長腿,在高級黑絲襪的包裹下,顯得異常性感,胸前的碩大至少有36D,也不知道我從前是不是瞎了眼,居然從沒有注意過。我又興奮得看了一會兒,發現白瑜慧的套襪居然是開檔的,難怪可以不脫絲襪就自慰。“真是個淫蕩的婊子!”我心中惡狠狠地想著。

  白瑜慧長相英氣逼人,戴著一副高檔無框眼鏡,烏黑的直發過肩而下,平時嚴肅時候非常有壓迫感,現在只見她滿面春潮,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讓男人的征服欲猛然竄起。白瑜慧早已是成熟婦人,全身上下該有肉的地方都有肉,從大腿,腰腹的曲線看來平時也沒少運動。一身美肉在豐滿與結實之間找到了完美的契合點。我早已看得熱血沸騰,沒想過刁鉆惡毒的白部門居然還有這么極品的身體。

  我早已看得肉棒硬如鋼鐵,一個大膽的想法油然而生。

  白瑜慧的自慰慢慢到了尾聲,只見她右手抽插速度猛增,嘴里再也抑制不住呻吟聲,嗯嗯啊啊的聲音不斷從營銷部長辦公室傳出,突然只見她全身一抖,雙手無力放下,任由自慰棒夾在肉穴之中,呻吟也變成了輕輕的喘氣聲,閉上雙眼地享受著高潮的余韻。

  這時候早已等候多時的我,突然推門進入,并用早就準備就緒的手機對著白瑜慧猛拍。白瑜慧剛剛高潮完,正是全身乏力,頭腦不清的時候,還沒反應過來我被我一路從門口拍到她面前,她裸露的巨乳,翹在桌子上的美腿都,緋紅而驚愕的表情,全都被我拍在了手機里。

  “啊!你在干什么!陳宇榮你瘋了嗎!”經過初時的驚訝,白瑜慧破口大罵。

  我被她這么一罵,習慣性得哆嗦了一下。心中大罵我自己無能,然后沖白瑜慧冷笑道:“白部長,好興致啊,原來平時經常加班的你是在公司做些這樣的事啊,不知道那些信任你的領導看到了會怎么樣呢。”

  誰知更讓我驚訝的事情發生了,白瑜慧稍微愣了愣,就開始了冷笑,并且慢條斯理地扣起了白襯衣并穿上了黑色職業小外套。她說“你以為我沒有想過這種情況么?陳宇榮雖然沒想到是你這種人渣偷看了,但我豈會被你這種老鼠的不如的東西威脅,你如果膽敢透露出去,我就告你強奸,反正我單身一個人,你呢?有家庭,有孩子的吧?到時候不管真假,你如何跟你家人解釋,我大不了換個地方工作,反正我也就來了這里3年,你呢?”

  我有點愣住了,實在沒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白瑜慧還會如此冷靜地分析事態情況,并且謀求自己的最大利益,好厲害的女人。雖然她不知道我和我老婆在冷戰,但是的確是類似的事情如果發生了,說不定會影響到我的家庭。

  白瑜慧看到我似乎猶豫了,暗暗松了口氣,收拾起東西道:“今天的事情你就當從沒有發生過,我也不是不能在工作上根據你的辛勤勞動進行一些調整!”

  她不說還好,這一說等于在暗示之前的安排就是明著在整我,我一股子邪火就冒了上來,我呵呵笑道:“白瑜慧,我就告訴你吧,你以為我不敢跟你一拍兩散嗎,你如果真這么想就直接走出這個辦公室試試?1分鐘之后老板的微信,甚至公司的微信群里就會收到這幾張圖片哦,嘖嘖,白部長得表現簡直是職業級的,相信他們會喜歡的。”

  白瑜慧怒道:“陳宇榮!你個垃圾殘渣,那我也立刻報警告你強奸未遂,一起共歸于盡!”

  老實說我并不想和白瑜慧魚死網破,我只是想站些便宜,好歹在我的威脅之下,白瑜慧終究是沒敢走出辦公室,我看她氣呼呼的喘氣,那對重新包裹好的巨乳上下起伏,誘惑無比。我又生出了個大膽的想法。

  我笑道:“那這樣白部長,剛才我在門口看了那么久,小弟弟算是硬得能破冰了,你想辦法幫我解決一下,我們就當沒法生過這事,明天你給我調整工作,我就刪除了這照片。”

  白瑜慧冷靜了下來,似乎是進入了她所擅長的領域“呵呵,你回家之后照片都不知道被拷貝了多少份了,刪除有什么用。照片必須今天刪除。”

  實在沒想到居然進入了一輪討價還價之后,我一屁股坐在了白瑜慧的老板椅上,褲子已經褪了下來,露出了我的大屌,我們兩個人的手機都扔在了遠處,畢竟我也怕她做到一半突然拍我,而她則死活不會讓我再有拍她的機會。

  “說好了就一發啊,趕緊出完走了,今天真倒霉。”白瑜慧畢竟是個女人,罵罵咧咧之下還是非常害羞地跪在了我兩腿之間,單手顫抖著摸上了我的肉棒,開始了上下套弄。我又豈會這么容易放過她,我雙手抓住她肩膀將她拉近,在她的尖叫聲中一手探入她的白襯衣,進入她的黑色蕾絲胸罩之中。

  “我的天,好大,好軟!”我的左手似乎握住了一團棉絨,卻又光滑細膩富有彈性。白瑜慧被我揉搓得嗯嗯直叫,手上卻也沒有放松對我肉棒的攻勢,她是個過來人,知道讓我揉胸也能更快的使我噴射。

  于是身著全套黑絲黑高跟黑套裝的高冷女上司,現在正一面潮紅地跪著我的面前,幫我手淫,白襯衫扣子被我解開,一對巨乳正任我揉搓,不停變換著形狀。我在享受中逐漸發現,白瑜慧的臉色越來越紅,我們這場荒唐的交易似乎正在走向另外一個方向。我漸漸意識到,如果我操作合適的話,可能會得到更多。

  我的肉棒在白瑜慧修長的手指之間不斷變大,白瑜慧似乎很焦急,敏感的胸部被不停揉著,可這個可惡的人渣似乎一點要射的意思都沒有,而自己剛剛熄滅的欲望似乎又要再抬頭,不管肉體保養得多好,36歲的欲望的還是深深地埋藏在其中的。

  我正享受著美乳的豐腴,突然只見白瑜慧一咬牙,往前一撲,雙手甩開我的大手,一手扶著我的腰,一手扶著肉棒,我正發呆,突然發現小弟弟進入了一個溫暖潮濕緊致的空間。我立刻反應過來了,白瑜慧居然在給我口。

  白瑜慧似乎發現了只靠手上那點刺激,是奈何不了這個老江湖,與其被揉得身軟腿軟不力反抗,還不如乘著現在體力好,把握主動權,讓他趕緊射出來。

  我扶著白瑜慧的美發,配合著她的節奏不斷進入著她的小嘴。聽著她嗚嗚的呻吟,大手重新覆蓋上一只飽滿的玉兔,我感覺這樣真是能射出來。

  白瑜慧似乎發現了什么,更加賣力地口交著,舌頭圍著我的肉棒舔動。這樣干了五分鐘之后,我突然立起,雙手幫著她的頭開始大力抽插起來,白瑜慧的小力的掙扎和嗚嗚的悲鳴是我最好的春藥,最后在側坐地上無力地承受著我的抽插的小嘴里反復進入了五十幾次之后,我終于狠狠地射在了她嘴里。

  強烈的色欲和高冷淫蕩女上司的反差表現讓我陷入了瘋狂,我死死按住了白瑜慧的頭不讓她吐出我的肉棒,白瑜慧猛烈掙扎著,雙手不停拍打我,直到過了10秒左右她似乎開始咬我了我才嘿嘿笑地放開手,看著她吐出來的乳白色液體的量,我明白有部分已經被吞了下去。一種莫名的征服感涌上心頭。

  白瑜慧干咳了幾聲之后,恨恨地看著我,罵道:“人渣,你不得好死!”說完她就小跑向洗手間,估計是要洗嘴。我看著她穿著高跟鞋一扭一扭的水蛇身影,我感覺下身又開始了火熱,心想:這下可沒完了。

  白瑜慧是實打實地吞了部分精液,她洗了五分鐘嘴,口水都洗干了也沒有覺得洗干凈。看著鏡子里紅潮正在消退的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我,就在這時候悄悄接近。

  即使發呆,白瑜慧也從鏡子里先看到了我,她驚呼道:“你個人渣進來干什么!”我冷笑道:“你這個賤人嘴真臭啊,看來吃了一頓還沒讓你吃夠。”我沖上去就從后面抱住了她,右手抓乳,左手撩起套裙摸起了大腿內側,嘴上也沒有閑著,在她白皙粉嫩的頸項親來吻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高潮過的原因,白瑜慧身材高挑,肉感豐滿的身體出奇地乏力,除了嘴上罵人不留余地,掙扎的力度相當不足。我占盡了手足便宜,摸得大呼過癮,白瑜慧則越戰越弱,被我摸得氣喘吁吁,到最后只剩下嬌喘:“人渣??????你不守信用,你???????你說好了一次的。”

  我的肉棒已經快速恢復雄風,哪里還管她說著什么,我雙手一用力,就將她掰轉身來,對準她豐厚的艷唇就吻了下去。白瑜慧被我摸得淫水連綿,早就無力反抗,被我一吻到底,全身越發酥軟,我看她雙眼輕閉,全身半倚在我身上我知道時機到了。我開始講舌頭伸進她嘴里,享受她小舌的觸感和津液,同時開始往營銷部公共辦公區移動過去。

  白瑜慧被我吻得天旋地轉,我粗暴地將她甩到我自己的辦公椅上,才讓她慢慢醒過神。她慌忙道:“陳宇榮,你要干嘛?小心我告你強奸啊。”

  我哪里還會信她,我說道:“強奸?到時只怕是通奸吧?你剛才難道不享受嗎?”

  “鬼才享受!你個人渣想得美!”這個賤人就是嘴硬。

  我看著白瑜慧迷離又掙扎的眼神,掙扎中露出的白里透紅的肌膚,還有迷人淫蕩的絲襪美腿,我的下體開始接管我的意識。

  我上去就將她的套裙撩起來,不顧她的掙扎反抗,將她兩條美腿架在我的雙肩上,讓她的黑色蕾絲內褲在連體黑絲襪的開檔處裸露出來,我貼上去就是一口猛吸。白瑜慧腰背弓成了一輪彎月,大聲呻吟著,一雙豐腴大腿死死夾住了我的頭。我似乎連呼吸都忘記了,沉迷在白瑜慧淫液和女人體香之內不能自拔,我只知道不斷地抓乳,揉臀,摸腿,吸陰。

  “不要,啊????????放開我????????額,啊,嗯嗯嗚嗚????????????”

  白瑜慧漸漸地語無倫次起來,我發現她的雙手已經漸漸失去了力氣,于是我就著這個體位,雙手從她襯衫下擺直接探入,雙龍奪珠!直接將她雙峰收入掌控,白瑜慧陷入了幻境一般,大腿夾得用力,雙手幫我的頭固定著方位。

  “啊???????啊????????不要吸,啊???????你不是人????我?????哦????天啊?????”

  突然我感覺白瑜慧大腿如磐石般夾住了我的頭,我福至心靈,用力狂舔猛吸。

  “啊?????????????????????我死了????????????死了??????????”在白瑜慧一陣不顧形象地浪叫聲中,她狠狠地高潮了一回。

  在她大腿放松癱軟在辦公椅上之后,我終于能站起身來,喘著粗氣,心想:“這娘們高潮時候大腿還真大力,看來真是單身了很久。”

  “嗯????啊?????哼?????”白瑜慧眼神迷離,語句不清,我乘著她還沒緩過勁來,我再次抄起她一雙美腿搭載肩上,掏出忍耐多時的大肉棒,向旁邊撥開黑蕾絲內褲,猛地就插入了進白瑜慧的肉穴之中。

  一個字,緊。這種的感覺讓我想起了處女,我沒有試過處女的感覺,老婆嫁給我的時候已經不是處女了,其他更早的女朋友也是。感覺肉棒被層層包裹,每一寸空間都完全貼在一起。

  “啊??????禽獸!你這是強奸!救命啊!”巨大肉棒的這一插似乎讓這女強人清醒了一下,她開始奮力掙扎,試圖推開我。但是她健美肉感的雙腿已經被我架了起來,滑輪辦公椅也已經抵到了桌邊,根本已經退無可退,無路可走。

  我還來不及享受她緊致的肉穴,就差點被她把肉棒擠了出去,我大怒。剛好肉棒被推至穴口,我猛力一插,又是一次全根盡沒。

  “啊??????????”隨著一聲長嘯,身下的女人暫停了掙扎。此時的我腦子是空白的,我已經空白了很久了,全是動物能在帶動我的身體,我一手抓著白瑜慧的雙手按在椅背上,一手扶著她的細腰,開始了一下又一下,驚濤拍浪一般的抽插。

  “唔???????啊??????????額?????????哦!”我前面幾十下全是全抽全插,一下強似一下,不是如白瑜慧這樣豐滿堅強的女人根本承受不住,隨著我沒下到底的插入,白瑜慧也發出了受傷的動物一般的嘶吼。由于是第二次我格外的持久,瘋狂地抽插似乎永無止盡。

  白瑜慧雙手被我控制著,大腿和臀部卻一直在拼命扭動著,反抗著。這樣的反抗毫無效果,但是讓我的爽快感呈幾何倍數提升。高級黑絲薄如蟬翼,溫熱腴美的美腿和豐臀隨著抽插在移動著,扭曲著,不斷地提醒著我身下的獵物是多么有活力和鮮美。

  我徹底地喪失了理智,忘記了我的老婆,忘了我的五歲的小孩,忘了工作,甚至忘了法律。我只知道肉穴的溫熱,只知道肥臀的豐腴,只知道美乳的鮮嫩。我能保證的就是我每一下抽插都是用盡全力,都是毫無悔恨。

  實在記不清過了多久,我毫無技巧的抽插也快到了終點,不知道什么時候我已經放開了白瑜慧的雙手,她一手輕輕抵著我的汗濕的胸口,一手抓著我在她右胸上肆虐的大手,嘴里早已經沒有了最后的矜持。

  “啊????哦??????嗯????????這里太??????啊????干我???啊?????”

  我雙手緊緊抓著她的水蛇腰,進入了最后的沖刺。一下又一下的沖擊徹底擊潰了美上司的防線。“啊啊?????嗚嗚嗚哦????????哦哦哦,我死了我死了,你?????我????死了!”

  突然,她似乎發現了什么。大喊道:“不要????啊????射進來,不要????啊。”

  隨著最后一擊的明顯碰觸到子宮的觸感,我徹底地放射出我的精液,灌滿了白瑜慧的整個肉穴。整個射精過程長達十秒。而且這似乎也是白瑜慧的高潮,我們一對辦公室仇家,居然在性愛上默契無比,即使是強暴,也能同時達到高潮,連我和我老婆都沒有試過。

  我趴在白瑜慧身上喘息著,這樣狂暴的性愛我也有好幾年沒有試過了,肉體上的愉悅是一部分,精神上的愉悅讓人太癡迷。

  我慢慢爬起身來,看著白瑜慧半裸的套裝,白乳上的紅抓痕,肥嫩肉穴中慢慢溢出的白乳液,一種狂亂的美感又竄起我心頭。

  我笑罵道:“騷貨,多大歲數了,害怕懷孕嗎?你懷得了嗎!”

  從白瑜慧的肉穴狀況來看,她應該性愛經驗很少,但是畢竟是成熟女人了,也正在恢復體力。要強的女人邊整理衣服邊道:“你個垃圾完蛋了,還敢射在我里面,我現在告你強奸你一點辦法都沒有。這點素質層度連做個強奸犯都不夠格。”

  我怒極反笑,老實說剛才并沒有想那么多,這女人這個態度讓我有點理解為什么36歲了還是單身。就算有人一時瞎了眼迷上了她的身體和她結婚,過幾個月也會被罵走的吧。

  我今天徹底放開了,我掏出一把瑞士軍刀,來開刀片,說道:“這是你逼我的,跟我來,不然我反正做了強奸犯,也在乎也做個殺人犯。”

  白瑜慧真是個奇怪的女人:“你殺啊,就你這慫樣也能殺人?”

  我一把按住她的脖子,呵呵笑道:“我錯了,我的確不該殺人,看我毀了你的容!”

  “不要!你殺了我吧!”女人啊,美貌和性命真的就這種差別嗎?

  “呵呵,以防你真的報警,現在跟我去個地方。”

  “去哪?你還想干嘛?還沒玩夠?”

  “賤人,你管那么多!走!”

  我脅迫著白瑜慧來到了附近一家快捷酒店,開了房。

  被我推進房間的白瑜慧,瑟瑟發抖著道:“你還沒有來夠?你?????你已經來了兩次了。”

  “兩次哪里夠?這間房我已經訂到了明晚!白部長你可要好好陪陪我啊”

  “啊~~~~你干嘛!”

  我沖上前去故技重施,把白瑜慧按在床上,騎在她的腰上,單手按住她的雙手,不斷褻玩著她一對飽滿的雙峰,和細嫩的肌膚。初時她一對蹬著黑色高跟皮鞋的雙腳還在不斷踢動著,嘴唇也躲閃著我的親吻。但是我毫不擔心,時間有的是。果然,過了10分鐘,我不但吸允著白瑜慧的香舌,她飽滿的巨乳也被我摸了個遍。又親親摸摸了10分鐘,這個肉感美女再次軟倒在我面前。

  誰知她這時說了句很土的話“你只能得到我的人而已。”

  我被她逗樂了:“我要你的人就夠了。”

  說完我就掏出了堅挺的肉棒,開始脫白瑜慧的衣服,她早已無比反抗,嘴上卻一直罵罵咧咧的。我最后留給她一條內褲,一條開檔黑絲和一雙高跟鞋,眼鏡我都沒用留下。我脫下領帶給白瑜慧的雙手打了個結。然后把她翻了個身,讓她跪在床上,在她驚慌的叫喊中,從后面進入了她。

  從后面進入更深更緊,并且有種神秘的征服感,讓男人愛不釋手的體位。從后面看白瑜慧,胸部大得能看到側乳,而芊芊細腰和圓滾肥臀又形成驚人的對比,我終于知道為什么白瑜慧每天的穿著都是不顯身材的了,她這身材足以讓她無視她其他的一切,能力或者品德。

  我先是雙手抓著她的腰,一頓猛干。很是讓她叫了一會兒。然后開始了九淺一深的技術性抽插,畢竟是第二次干她了,沒有了剛才的癲狂,可以慢慢享受身下的美肉。并不是說這樣比剛才的操干更舒服,兩種是不一樣的享受。

  白瑜慧是掙脫不了我的魔掌了:“啊???????哦???????你????不是人???????啊????嗯????”從她的叫聲來看,已經慢慢從怒罵到婉轉呻吟,我更是自得,當時一手抓腰,一手扶臀,肉棒左沖右突,徹底占有了身下的美人。

  我觀察了一下白瑜慧肥臀的挺翹程度,居然是我所干過女人里面最翹的。我又操了幾下之后,一把把她推到在床上,我又把她的雙手綁在身后,讓她平躺著,從背后怒操她的肥厚肉穴。只有挺翹的肥臀才能使用到這樣的體位,豐腴的美臀在我的蠻力沖擊下變形,在我力盡后又將我彈開。我發現這點后,更加大力暴操她的美臀,果然反彈的力量也變強了,“這真是完美的性愛伴侶啊!”我不禁心想。

  白瑜慧似乎也沉迷在美妙的性愛當中“嗯嗯?????用力?????啊啊??????干我??????”。白瑜慧的趴著的黑絲美腿時而翹起,時而岔開,我看出了她的心態。我將她翻過身來,雙手扔墊在背后,我一手分腿一手捏乳,正面暴干起了我的女部長。

  “哦哦????好棒????你個人渣????不要????停????啊?????”

  我有點明白了這個騷貨是喜歡強力猛干的,我卻是不能讓她如愿。我暴干了她幾十下之后,我自己盤腿坐起,將白瑜慧用老樹盤根的姿勢坐在我身上。只見她雙腿夾著我的腰,雙手綁在身后,除了上下動之外,根本毫無辦法。

  只見我一口咬住一個奶頭猛吸,一手抓住另外一個奶球,另一手控制住美部長的纖腰用以固定她的動作,開始了新一輪的操干。

  正如我判斷的一樣,白瑜慧除了扭動軀干讓我享用以外,根本毫無辦法,我時而大口吸乳,時而用力揉搓,有時雙手抓腰大力抽插幾下,有時又按住她的頭親吻。

  白瑜慧175cm的身高穿起高跟鞋比我還高,用這個姿勢干起來,我享盡了艷福。突然白瑜慧一口咬著我的肩膀嗯嗯直叫,這點疼痛我毫不在意,反而一把抓住細腰瘋狂拋墜著身上美肉娘。沒兩下,白瑜慧就松口仰頭長叫著:“啊????啊?????干死我了,我不行了,要死了???啊?????”在白瑜慧淫蕩我的叫聲中,又迎來了一次她的高潮。我起身把白瑜慧按在床上用緊貼的正常位六淺一深地慢慢操干著她,過了一會兒,白瑜慧又開始浪叫了,雙腿也開始恢復了力氣。

  我一看,一手摟腰,一手抱臀,走下了床,白瑜慧健美有肉的雙腿緊緊纏抱著我,我用我的大肉棒支撐著白瑜慧絕大部分體重。

  “哦??????啊??????好深啊?????別干了????輕點??????”

  “這種操法似乎讓白瑜慧特別興奮呢。”我心想。于是我開始在房間內走動,隨著走動的頻率,我有節奏地三淺一深操干,雙手摸遍了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膚,沒兩下美部長又迎來了一次高潮。

  全身乏力的高挑美人我可抱操不動,我扶著她進了洗浴間,在浴缸里用后背位又要了她一次。在馬桶上抓著她的一對足裸正面操干然后射了一次。

  之后我把她抱上了床,服下錢包里放著的一顆藍色小藥丸,在十五分鐘之后再次從正面進入了白瑜慧。

  美人兒這時候只能不斷哀嘆,早已經無力謾罵。

  第二天睡醒時,我數了數,后來我自己在沙發上射了她一發,把她脫干干凈凈在地毯上按著來了一發,解開了她雙手讓她按著梳妝臺從背后一起高潮了一發。最后無力的白瑜慧平躺著不知道是昏迷了還是睡著了,我在正面如同操尸體一樣射了最后一發,之后就將就著睡了。

  醒后我看到白瑜慧閉著雙眼,但是睫毛卻在抖動,我心中有了主意。我開始摸乳掏陰,親吻嘴唇,白瑜慧不敢醒來。我見狀哈哈一笑,肉棒竟然在肥穴中硬了起來!這時候白瑜慧裝不了,兇巴巴地睜開眼睛瞪著我,只不過她現在的狀態實在是一點威懾力沒有。我直接正面開始干她,白瑜慧似乎也知道反抗已經沒用了,開始默默配合享受,只不過,每次我罵她賤人,她也要反罵我渣碎,老實說,我罵不過她。

  “啊????哦??????你就這點力氣嗎???????沒吃飯嗎?”

  時間到了周日晚上,我點了個外賣送過來,我們一直沒有出門中午要了外賣之后,我讓白瑜慧正面貼著門,全身只穿高跟鞋,背操了一次狠的。然后又讓她穿戴整齊,只是拔掉了內衣褲,戴著眼鏡綁好頭發,我們面對面正面干了一次。穿著高跟鞋的白瑜慧果真比我高點,我抬起她一條腿干著有點累,她還嗤笑了一聲,我大怒之下把她按在地方又是一濃漿內射。

  現在我已經不記得自己射了多少了次了,白瑜慧似乎也高潮了無數次,什么體位我們都用盡了。但是她還在挑釁我。現在她正一腿站立,一腿被我從后面提著,雙手支撐在化妝臺被我狠操,我也早已經沒有技巧,只想徹底征服這個女人。

  女人似乎沒有想到我干了她一天了還有如此精力。在100下的時候,她已經失去了語言,只剩下哼哼唧唧的呻吟,200下的時候,她求我換條腿提著,她一只右腿沒有力了。

  現在,我也不知道多少下了,白瑜慧跪在地上,頭和手無力地攤著,只有臀部仍然被我抓著高高翹著,被我猛干。她喉嚨似乎也沙啞了。

  我最后用力抓住她的肉臀再里面射了這周末的第N發。然后徹底倒在她的美背上。

  我是凌晨醒來了,那時候白瑜慧已經走了,那個賤人居然沒有拿走我的錢包手機,只是帶走了她的東西。我點了根煙抽了起來,這樣的女人是我人生中遇到過的床上最佳伴侶。估計她冷靜下來還是會報警,我的人生可能也會毀于一旦,但是我做過的事情已經沒法反悔。我只能開始回味我用不知道多少年監獄時光換來的美好的一個周末。

[email protected]
51678金蟾捕鱼游戏官方网站